.

中国大案纪实:黄泥河火车爆炸惨案

一九八六年二月十五日十五时十五分,在吉林省南部黄泥河林业局,发生了一起森铁旅客列车特大爆炸案。当场炸毁列车一节、炸死三十三人、炸伤三十二人,造成国家直接损失十万余元。

一九八六年二月十五日十五时十五分,在吉林省南部黄泥河林业局,发生了一起森铁旅客列车特大爆炸案。当场炸毁列车一节、炸死三十三人、炸伤三十二人,造成国家直接损失十万余元。

“蓝舰”紧急出动


“2·15”爆炸案报案的电波如缈缈轻纱在千里林海飘行,整整三个小时后,才送到省公安厅。这是发案的当天下午十七时三十分。副厅长徐颖立即把刑侦技术骨干力量召集起来,下达了命令:“快速准备,紧急行动!”

半个小时后,两辆高速“蓝舰”轿车就载着十二名刑侦技术人员,冲出公安厅大院。片刻间就将省城长春远远地抛在后面。十小时后,当百里林区还在黎明前沉睡时,两辆远征八百里的“蓝舰”已安稳地停在案件发生地——敦化市额穆镇十里堡村黄泥河林业局叉线队院内。这是发案后第十三小时。

发案的当天下午十五时四十五分,黄泥河林业公安局首先到达现场,组织抢救重伤群众,挽留一百四十名乘客,保护现场。

十六点五十分,敦化市公安局刑侦人员到现场,求援军队,设哨警戒,妥善保护现场。

二十三点,延边州公安局刑侦技术人员奔赴现场,与刚刚到达的延边州林业公安处一起组织现场勘查,抢拍原始资料。

次日凌晨四点钟,省厅刑侦队伍与三点钟赶到的省林业公安局的队伍战地会师,立即成立侦破“2?15”案件前线指挥部,副厅长徐颖为总指挥,统一指挥各路“人马”,拉开了侦破“2.15”特大爆炸案的帷幕。

勘查发案现场


破案指挥部当即把一百六十人的侦破队伍分成五个组,即现场勘查组、法医组、化验组、物证搜索组和社会调查组。十六日清晨,指挥部召开各组负责人会议,具体部署侦破工作。决定,继续妥善保护好中心现场,以保证公安部来人顺利开展侦破;做好现场初勘和社会调查工作,为及早侦破案件提供论据。早八点钟,指挥部带领勘查人员正式来到朱尔多河铁路大桥,只见发案现场:路基上、雪窝里、草丛中,横躺竖卧着三十三具男女尸体,被砸漏的冰河里流淌着血水和冰水……面对破坏严重的现场,指挥部当即立断打捞冰水中的尸体及抛落物,以保护好物证,在不翻动中心现场的前提下,技术人员要全面进行拍照和录象,以积累原始资料。严寒的北国林海,零下二十多度的雪岭冰河。侦察员们义无反顾地下到冰河里。一堆堆抛落遗物被检拾出来,一具具尸体被捞上岸来。

二月十七日。公安部五局副处长乌国庆和北京市公安局工程师高光斗及侦察员贺挺,一行三人从北京赶到发案现场。指挥部连夜向乌处长汇报现场和破案工作进展情况,重新调整了部署。

二月十七日上午八时,北京市公安局工程师高光斗,先是围绕整个现场查看一遍,然后提出三点勘查任务:一是确定炸点和爆炸中心的高度;二是确定何种爆炸物、引爆方法和爆炸物数量;三是确定作案人与爆炸物及炸点中心的关系,认定是否身亡。

经勘查发现,第二节车厢前部过道上,有一个直径1.5米、深度10厘米、略呈长方形的塌陷炸坑。塌陷中心距列车前进方向内侧车门145厘米、距右侧车体内壁90厘米。

围绕炸坑,大家提出两种客观可能性,一种是以炸坑呈长方形为据,认为可能是一种长方体的硬包装的爆炸物置放在车厢板上爆炸的;另一种可能是,根据车体炸损严重、死伤人多、前后车厢玻璃全被震碎,说明使用了相当数量的炸药,如果炸点紧接地板,那么势必要出现一个穿洞形的炸坑;

这两种分析意见提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即是在地面爆炸还是悬空爆炸?爆炸中心在什么位置(爆炸中心点距地面的高度)?

为了准确判断爆炸中心,高光斗工程师和技术员们来到一个完好的车厢上。他们模拟第二节车厢炸坑的位置,认真查看了炸坑附近的座椅、锅炉房和地板的结构,以此来完成事物发展的逆过程反推理的思维方法,即把中心现场的炸点和周围各种物体的关系,由终结状态恢复到爆炸前的原始状态。

高光斗工程师回到中心现场认真勘查一遍后,就到外围现场将散落在各处的座椅铁架,皮革,锅炉房间壁的五层胶合板及铁皮寻找回来,按照爆炸前的位置进行复原。经过现场复位、测量、分析发现,紧靠炸坑中心右侧约18厘米处、前属第二排二、四号双人座椅的木框架严重破损,座垫下的铁架严重变形,靠背侧的水平铁架向下弯曲变形10厘米。

这说明,只有炸点在座椅的斜上方产生纵向的力量才能导致铁框架弯曲;又发现,在距塌陷炸坑36厘米处的锅炉间的五层胶合板壁上有一弓长为95厘米的弧形缺口,缺口距地板高为90厘米,被冲击波抛出车外的锅炉体中间部位,有一面积为78厘米乘44厘米的不规则凹坑,凹坑中心距地板高度为87厘米。

据此,锅炉间壁板上的缺口和锅炉体上的凹坑正是爆炸中心水平横向的冲击力所至,锅炉体塌陷坑的中心点距地面的高度即是爆炸中心距地面的高度。从而得出如下结论:这次爆炸的中心点在距二号车厢、列车前进方向内侧车门145厘米,右侧车厢内壁90厘米交点的上方87厘米处;该点正处于右侧前属二、四号座椅边缘18厘米处过道上方的空间;该点上无悬挂物下无支撑物,唯一可能支撑爆炸物的只能是紧接炸点的人体。

法医组和化验组,依据北京市刑事科学研究所测定硝铵炸药对人体介质作用系数的推导公式,用解剖的两具尸体的损伤半径测量的结果推算出,本案用的是5.8公斤硝铵炸药。在精细的物证搜索中,没有发现电池、雷管、拉管等引爆装置的粉碎部件,说明,作案人只能用超短导火索瞬间引爆,作案后不可能逃离,而极大可能被炸死在现场。

无名焦尸之谜


指挥部根据现场勘查提供的情况,从而坚定了从三十三具死尸中寻找作案人的破案方向。这是发案后的第三天,破案整整进行了六十个小时。连续奋战的破案组按照指挥部的决定,紧紧围绕三十三具尸体展开了精细的调查侦破工作。社会调查组对三十三个死者的社会关系、现时表现、作案因素、作案条件等等进行着紧张的调查。

法医组将全部尸体分类编号,挂牌,先组织死者家属辨认,然后用对比排除法,排除了不具备作案条件的二具童尸、二具女尸;又根据炸点中心距地板87厘米的高度、作案分子只能抱着或提着爆炸物持站立姿式,他的重创面必然要在膝盖以上至腰部,即前重后轻的创伤者或被炸药高热烧灼最严重者可能是犯罪分子。于是,又排除了后重前轻的六具尸体,最后只剩下无人认领,头颅烧焦、创面前重后轻的编号为二十三号的无名焦尸。

与此同时,搜索组又在中心现场附近的雪窝里搜出一张上写邱凤国并贴照片的通勤乘车证。至此,破案人员的头脑中产生了一组问号,二十三号无名焦尸是谁?邱凤国是什么人?邱与无名焦尸是什么关系?指挥部领导立即调整部署,成立了邱凤国专案调查组。

二月十八日中午,调查组获得了十分可贵的线索:“2.15”爆炸案发生前十分钟,有一个头带前进帽、上穿黑色皮夹克、脚穿半高跟黑皮鞋、手提人造革黑皮兜的人,离开第四节车厢的座席径直向前窜去,他来到一车厢略待片刻又窜回第二车厢,不久即发生强烈爆炸,此人名叫邱凤国,爆炸后下落不明。物证勘查组,重新在炸坑的板缝中提取了粉色、军绿色、白色衣物纤维物,经化验比对,以上纤维物正是二十三号尸体上残存的白色线衣、粉色线裤、军绿色棉裤上的纤维物。

公开搜查组依法对邱凤国家进行搜查,在邱家放什物的小棚里发现了曾置放炸药的地点和提走炸药挪动的擦痕,在小棚子的门槛上发现了硝铵炸药粉末,在邱凤国弟媳的立柜中查获4.4米和29公分长的二卷导火索,证明邱家有炸药和引爆部件。

审讯和辨认工作开始了,将二十三号焦尸上残留的白线衣、粉线裤、军绿色棉裤、兰色尼龙袜的碎片及一只半高跟黑皮鞋六种物品混放在十几种衣物之中,组织邱凤国的母亲、弟弟、妹妹前来辨认。辨认证明,二十三号无名焦尸就是邱凤国。

邱的弟媳娄淑丽很快交待:“二月十二日,我同爱人邱凤旗回娘家串门,十七日返回后听老三邱凤森说,老六邱凤国的尸首找不见了,被公安局当做怀疑对象了。凤旗就趴在坑上哭了一会,然后进小棚子乱翻,我问他找什么?他说六哥拿回的两包炸药不见了。”并证实,她家立柜中的导火索是她不在家时别人藏在里面的。询问邱凤旗及其哥哥、妹妹,供词均与娄淑丽相同。

然而,当突审邱凤国的母亲时,她矢口否认邱凤国带回家来炸药和懂得爆破技术,再往下问时,竟以沉默不语相对抗,使审讯陷入僵局。

办案人绕开这堵墙,立即派专人从旁取证。案发后的第六十五小时深入到邱凤国单位小白林场的侦察人员打来紧急电话,他们查获:邱凤国本人经常使用炸药,熟知爆破技术,春节前几天,工区仓库丢失二包硝铵炸药,邱与别人同用的工具箱内存放的一包炸药和二米导火索也同时不见了。邱在发案当天交给同班工人马树昌的一副黑条绒棉手套上可能沾染炸药粉末……

据此,审讯人员当面揭露了邱母否认邱凤国懂得爆破技术的谎言。她在铁证面前只得供认:邱凤国在春节前带回家两包炸药和一卷导火索,一直放在小棚子里。出事那天,炸药被带走。

爆炸发生后是她把导火索藏在七儿媳妇的立柜里的,并承认那具被烧得面目全无的焦尸就是她的六儿邱凤国,爆炸列车的事也很象是他干的,因为他春节期间就扬言不想活了……这是案发后第七十个小时。

为了使结论更符合科学,破案组又将邱凤国穿过的鞋子和衣物进行了光谱化验分析,用警犬进行气味鉴别,最后科学认定,二十三号无名焦尸就是邱凤国,邱凤国就是“2.15”惨案的制造者。

丧失信心报复社会


经大量的社会调查证实,邱凤国与死者素不相识,不存在任何利害关系,同时与202次列车上的任何旅客没有发生过矛盾与冲突。

黄泥河林业局森铁处退休工人邱xx和老伴生有7男2女,其中6男1女均已结婚,身边只剩六儿子邱凤国和小女儿。

邱凤国只念到小学四年级就因学习不好辍学了,后来当临时工。他曾于1983年先后三次报考工人,都因文化程度低,成绩不合格未被录取。为了考工,第三次他求人替考被发现,取消了录取资格,他“怨恨自己无能”。在小白工区养路期间,邱凤国工作不安分,每月只干10多天活,从没有出满勤的时候。

考工不成,随之而来的是婚姻问题。1984年,邱凤国经人介绍与黄泥河林业局威虎岭林场的女青年董某相识并恋爱。但在1986年,董某与本场一名工人结婚。这对邱凤国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从此他萎靡不振。

1986年,邱凤国自己看好了敦化市额穆镇的农村女青年徐某。经本屯的张某介绍,两人一见钟情。邱凤国高兴地向母亲讲了这件事情,他满以为母亲会赞成这门婚事,可出乎意料的是,母亲满脸不高兴,说:“姑娘是农村的,将来户口不好转,吃粮不好办,不行。”其父亲也在一旁说:“暂时不能订,没有钱。”就这样,第二桩婚事也告吹了。

邱凤国从此性格更加孤僻了。他弟兄7人,弟弟哥哥都已结婚并有正式工作,5个哥哥有的当干部,有的当教员,有的是技术工人,只有他没有正式工作。因他好逸恶劳,经常被父母训斥,兄妹也看不起他,都叫他“六傻子”。他因此而悲观失望,丧失了生活信心,萌发了报复社会的恶念。一念之差,害死了三十多个无辜的人。这样的人不可怜更可恨。

来源:《中国大案要案纪实》

"中国大案纪实:黄泥河火车爆炸惨案"的相关文章
.
.

热门关注

.